分类

搜索

  |   评论

分类

  |   评论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货币是圆的,政策是长方的

足球是圆的,球场是长方的”,这个在世界杯开赛的第一个星期已经被一再证明了,冷门不断,老牌劲旅失足,明星献丑,眼镜碎片满地。球场无确定性,成为最大的确定性。

在四年一度的足球盛会揭幕的同一周,全球货币政策也迎来了转折性的一周。

这周中,美国联储不仅加息,而且政策语言趋向鹰派,将2020年的前瞻性利率预测推高到比中期均衡点高出50基点的高位。美国货币当局在肢体语言上显示出对美国经济增长、通货膨胀、劳工市场的信心,市场解读为鹰派,美元汇率抽升,不过美国国债利率却反应不大。

欧洲央行宣布今年九月启动退出QE计划,年底完全停止购买国债,加息则最快也要等到明年下半年。ECB总裁德拉吉称QE会长期成为政策工具箱的一部分,市场研判为是假收缩、真观望,甚至有人称其为“creatively dovish”(富有创意的鸽派)。同样是收缩货币政策,欧元汇率却跌到今年的最低位,欧债一片欢声。

日本央行同周也开了例会,对退出只字未提,日元基本跟着美元沉浮。中国人民银行没有政策例会的,但是五月货币信贷数据则低迷不振,中国的流动性压力愈来愈大,不少企业面临债务周转困难。

金融危机迄今,已届十载。全球经济相继步出了衰退,央行政策也开始脱离单边呵护的极端主义路线,货币环境正常化成为大趋势。这不仅是对经济形势、通货膨胀环境的判断,也是一种政治姿态,更是对资产价格暴涨的焦虑。但是另一方面各国央行都明白,眼下所见的复苏更多是巨额流动性催生出来的数据幻影,由于改革未见大进展,生产力提高不多,一旦撤回货币保障,经济可能很快陷入新的困境。

和传统央行不同,这一代货币政策决策者不愿意接受经济有下行周期这个经济学现实,每每试图用人为政策来维持增长现状,所以他们对摆脱非常态货币政策表现得异常的犹豫。美国的经济增长情况最好,通货膨胀压力已现,失业率已触数十年的底部。这使得鸽派著称的鲍威尔,也要像老鹰那样拍拍翅膀。欧洲去年经济形势好过预期,而今年增长转弱,但是投资级国债已经买少见少了,停止买债计划其实是形势所迫,所以ECB在停止买债上主动出手,对于加息就不甚积极。

日本的经济形势较差,通货膨胀一度接近政策目标,但是现在又开始回落了。获得连任的黑田东彦于是不再暗示退出QE,日本试图在美欧退出中促使日元回软,借奥运会势头重振经济。中国的货币政策基调大体中性,但是严厉监管迫使银行表外业务迅速收缩,民间融资成本攀升,债务违约频现。

其实,美国并没有打算大力收紧货币政策,只是因为欧日打越位战术,美元被升值了。中国有意降低债务杠杆,不过也不愿意见到经济出现大幅下滑,但是在美元汇率和贸易纠纷的门前双鬼争抢头球中,希望能够守住系统性风险。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市场数据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