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土耳其不会带来连锁反应

土耳其崩盘了。以其汇率贬值的幅度和国内资金成本,笔者认为一场全面的债务危机已经难以避免。危机所及,通胀高企,企业倒闭,民生涂炭,社会不稳。这场危机的直接触发点,是特朗普在推特宣布对土耳其的钢铝制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令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土耳其里拉暴跌,土耳其美元债遭到抛售。

二战结束时候,盟军中第二大陆军的土耳其与美国并肩作战,战后冷战期土耳其一直是北约抗苏的东部桥头堡;无论是古巴导弹危机还是反恐战争,土耳其都坚定地站在美国一边;十五年前埃尔多安的世俗政党胜选,西方世界还称之为伊斯兰世界民主的典范,但是如今美国的昔日盟友竟然与伊朗、朝鲜、俄罗斯同列,成为美国的敌人。

土耳其地处欧亚交汇之处,历史上是东西方文明重叠交集之处、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反复争夺之处,这也决定了它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上的双重性。传统西方国家对土耳其既倚重又排斥,欧盟屡屡拒绝接纳土耳其为其成员,美国在2016年政变中的影子,为埃尔多安对西方渐行渐远打下了伏笔。

土耳其经济长期处在“三高”状态,高通货膨胀、高财政赤字、高贸易逆差,新落成的安卡拉机场大而不实,是埃尔多安民粹主义经济发展的标志性建筑。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带来高企的物价和巨额的外债。这些年来土耳其都是新兴市场高息债券的借债大户,金融危机后超宽松的货币环境和超低的资金成本令该国的资产负债表好看了不少,好事者在BRIC之外又制造出MINT,土耳其也忝居其末,成为新兴市场的宠儿。

美国联储加息了,美元升值了,土耳其的好景也就不长了。土耳其债一直是套利交易的宠儿,基金借美元炒土债赚利差,但是当美元成本上升、资产价格波幅增宽、市场不确定性加大时候,套利盘离场,资金开始流出,里拉出现贬值。接下来埃尔多安失言、央行失策、特朗普制裁,能够出错的地方一起出错,土耳其跌入债务危机的深渊,相信该国经济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康复。

土耳其危机会不会带来全球性风险?笔者暂时看不出来。土耳其危机波及全球的第一个风险通道是欧美银行,尤其是西班牙、意大利和法国银行。欧洲央行估计欧洲银行在土耳其的风险敞口大约为1000亿欧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但是绝对在央行的拯救能力之内的。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次性或然坏账,与当年南欧国家重复出现的巨额财政赤字根本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土耳其危机可能波及世界的第二个风险通道是新兴市场,尤其通过汇率传染性。当汇率大幅贬值,原本具有良好本币现金流的企业也无法偿还外币债务,这个风险的确存在,而且出现概率在上升中。但是土耳其危机和之前爆发的阿根廷危机一样,本国政府人为失误是一个很大的原因,在其他国家未必适用。

不过同时必须看到,美元每次长期走强,都会导致资金回流美元区,弱化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体质。土耳其未必带来连锁反应,美元则可能带来连锁反应。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FxWire Pro
  • 市场数据

24小时 市场动向及观点>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