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2019年,美元转贬

看全球风险资产市场,最主要是判定两大风向标:美国国债利率和美元汇率。前者是资金成本的标的,因为美债代表无风险资金成本,是其它资产的定价锚;后者是资金流向的标的,折射着全球资产配置分布和资金的地域偏好。看通了资金市场的经纬,就可以在一个框架之下分析其他数据与事件,投资顺势而为。

2019年伊始,这两个风向标都有转向的迹象。

2018年11月,联储主席鲍威尔失言,称联储利率距离中性目标还有“相当的距离”,此论触发美股与美债大跌,全球几乎所有资产种类去年均以投资亏损惨淡收场。市场动荡,不仅影响资金成本,也触发了风险焦虑,资金去杠杆带来连锁效应,并开始波及实体经济。

为了扭转市场恐慌,鲍威尔请出三代联储掌门人,共同舒缓资金情绪,千言万语归纳为一个词:patience(耐心),明示货币当局会放慢加息的脚步,今日的鲍威尔推倒了昨日的鲍威尔。笔者认为,联储利率政策取态取决于经济数据与形势,只要工资上扬不推高核心通胀,公开市场委员便会表现出足够的耐心。起码今年上半年不会加息,如果通胀继续稳定而美国经济有下滑的迹象,则加息周期可能就此结束。减息周期就暂时未必出现。

联储这个姿态,变得相当突然,估计既和政治压力相联,又与市场动荡有关。美国在加息与货币环境正常化上,与其它央行相比一马当先,此刻鹰姿转鸽影,势必带来各国央行政策立场的此消彼长,这个对美元汇率是一个催化剂。特朗普上任后对美国企业滞留海外的资金进行税务特赦,导致约1.5万亿美元的资金回归美国本土,这也是美元去年走强的一个原因。

展望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会明显放缓,虽然那只是从超高速增长回归到正常水平,其放缓速度在世界范围内看估计是最大的。联储又主动将加息之手锁住,市场对各国间利差的预期自然要作改变。另外,由于对冲成本的增加,日本欧洲资金购买美债数量大幅下降。笔者认为美元汇率今年会温和走贬。

长远来看,美元仍是一个值得拥有的货币种类。美中欧日四大经济体中,美国是唯一一个通过债务危机完成了市场出清的,其科技创新能力和经济纠错能力也比较强,更拥有庞大的内需市场。

美元汇率今年高位回落,直接受益的是商品价格和新兴市场。前者还受到需求的制约,后者则可望见到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在去年饱受强美元的打击,债市、汇率、股市连环爆煲,更有国家陷入汇率危机。

此形势对中国经济亦属利好。去年美元强势,令人民币汇率承受重压,两国间国债利差持续收缩,挤压了中国人民银行的减息空间。如果美元转弱,中国可能得到一个政策调整的窗口期。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FxWire Pro
  • 市场数据

24小时 市场动向及观点>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