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大格局下看中美贸易纠纷

该来的,总归会来,躲是躲不掉的。美国宣布将2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品关税由10%上调至25%,并准备对剩余3000余亿美元中国产品课征惩罚性关税。中国迅速对600亿美国产品加征25%关税,“在原则问题上决不让步”。这个规模在世界经济史上前所未有。

世界两大经济强国爆发大规模贸易战,时机上有其偶然性,做法上凸显出特朗普强烈的个人色彩,但是此事有其必然性。贸易逆差,既是进口与出口之差,也是消费与储蓄之差,还是使用与生产之差,三者恒等。只要美国人的消费习惯不改变,美国的贸易逆差是不可能真正缩小的,特朗普所为不过将对华贸易逆差转化为对其他国家的逆差,根本无法让美国更伟大。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中美贸易之争,不过是二十一世界全球影响力之争的序曲,其本质乃是国力之争。改革开放四十年,美国一直以开放市场为诱因,试图将计划经济的中国纳入全球经济的轨道,注入市场经济的DNA,最终希望改变中国的价值体系。但是这个期望变成了失望,于是从奥巴马第二任起,对华政策的基调由“接触”转向“遏制”。这是美国国策上的变化,特朗普不过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加上了浓重的个人色彩,但是“遏制”战略并非始于特朗普,也不会因为某日特朗普离开白宫而结束。

十五世纪末至今,世界上总共发生了十六次世界老二挑战老大,其中五次挑战成功,四次没有发生战争。美国在过去的一百年,击败了四位老二。如今中美之争是世界老大与老二之争。贸易战已经大打出手,科技战初露峥嵘,以后会不会有金融战、食品战?不得而知。未来二三十年,笔者看到的是不同形式的较力,时疾时徐,连绵不断。

短期来看,笔者对六月底双方达成阶段性停战,并不感到悲观。这次谈判的动态利益平衡并没有改变,只是筹码大了,嘴上强硬了。特朗普还是需要阶段性成果来邀功,而且最好在美国选民进入夏季假期前发生,以期达到最好的宣传效果。但是2020年美国选举年,中国议题肯定是政客的箭靶子。克林顿时代之后的五次大选,初选胜出的共和与民主两党总统候选人均对中国持敌视态度。

今天笔者担心的不是行事乖张的特朗普,而是在对华立场上美国显现出的空前一致。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无论是左翼精英还是右翼精英,无论是白领还是蓝领中间,处处感受到冷战时候的气氛。中国精英在计算贸易战的经济成本(如美国消费者蒙受怎样的损失),美国精英用的却是冷张思维。这是笔者所看到的认知错位。

毋庸讳言,中美打贸易战,拥有巨额顺差的中国一定吃亏。在美国在华企业、人民币汇率上中国是可做文章的,但是投鼠忌器,轻易不会动用。投资信心,可能比出口更受影响。

但是从长远看,过了这个坎的中国经济一定以内需主导,十五年后中国国内市场的体量可能超过美国市场,中国应该可以发展出自主的科技体系。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上一次中国被严重依赖的大哥所抛弃,是六十年代初的中苏关系破裂。特朗普也许是下一位赫鲁晓夫。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FxWire Pro
  • 市场数据

24小时 市场动向及观点>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