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全球市场周记:拜登竞选接近巅峰 美国政策远离共识

上星期的市场焦点毫无疑问在于美国选举,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似乎接近当选,但是点票并未取得正式结果,争议甚至被提请司法复核可能性颇高,不过美股抢步先升,走出今年四月以来最佳的单周升势,全球风险资产一同炒上。美债市场反应更审慎一点,星期二债市担心民主党一举拿下白宫和两院,财政赤字暴涨,债市出现大抛售,十年期国债利率一度升上0.95%。之后随着特朗普在中段领先,共和党人似乎并未丢掉参议院而回稳,债市更想见到白宫政策受到制衡,选举结果越胶着,债市越镇定,最后十年债收0.83%。和美债相反,美元指数则深受选举结果迟迟没有定论的影响,一路下滑至92.24,刷新两年新低。受到避险需求和美元走势的双重支持,黄金价格升势凌厉,伦敦金12月期货报每盎司1952美元。十月份非农就业增加638K职位,失业率跌破7%,好过预期,不过对市场气氛影响不大。上周美国和日本央行开会,均无政策举动出台,联储明言不喜欢负利率政策。英国与欧洲的两星期贸易谈判没有明显结果,分歧仍旧巨大。A股和H股同时启动的全球历史上最大IPO项目,因为监管原因被紧急叫停。土耳其央行行长因为土耳其里拉汇率大跌而被解雇。

美国总统选举一波三折,情节扣人心弦。现任总统特朗普在拿下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之后,选情一度大好,但是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最后在红州亚利桑那获胜,并在摇摆州密歇根、乔治亚尾段翻蓝。尽管选举最终结果尚未公布,拜登拿到270张以上选举团票机会颇高。虽然他还需要面对特朗普的争议、重新点票甚至司法挑战,笔者相信拜登成为美国下一任总统的大局已定。四个摇摆州中赢下一个,就够跨过当选门槛。笔者认为,上周股市庆祝的是,谁当总统的不确定性消失了,在之前受到竞选不确定性严重压抑之后,市场反弹一下是正常的。

然而,不确定性真的消失了吗?未必。其实,拜登当选为市场带来持续热情,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来支持,1)拜登赢得大选,2)民主党拿下参众两院,3)特朗普合作地离开白宫。第一条很可能发生,第二条基本上不会发生,共和党看来保住了参院多数党席位,第三条很难发生。以目前这种输法,特朗普应该会对所有可以挑战的地方都发起挑战,权利交替很难在明年1月20日前渐次发生,影响最深刻的可能是美国的抗疫政策。第二轮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全面爆发了,感染人数一再创出新高,各州政策很不相同,但是人口是全国流通的。美国亟需有力的联邦指导,然而抗疫可能会被耽误,而此直接影响经济。过去几个月英国的抗疫措施也是地方政府主导的,执行力度的差异直接导致疫情全国蔓延,最终不得不再次锁国停止大多数经济活动。

更大的问题是,民主共和两党的党争。两党各自拿下国会一部,彼此之间相互对立、敌视。民主共和两党在国会分庭抗礼并不是新鲜事情,但是这次党争之烈却是史无前例的。今年夏秋季,明明通过紧急救援法对国计民生是必须的,但是两党为了自身利益不惜牺牲国家和民众利益,救援法始终无法为反对党接受。这次选举,两党杀红了眼,可以想像新国会的敌视情绪。笔者认为拜登当选后,几乎没有能力推出像样的财政措施,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会阻挠任何白宫的财政议案,为反对而反对。这种恶意对抗,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就曾出现过,他虽然仍是总统,在施政上却成为跛脚鸭。现在美国的经济问题,比起奥巴马第二任时候要严峻得多。笔者认为,如果美国国会党争状况持续乃至恶化,美国经济势必陷入二次衰退。选举结果不确定性的消失,未必可以换来经济不确定性的消失,这是笔者对明年美国经济的担心,此时此刻财政扩张对于美国及其重要,但是生杀大权却不掌握在拜登手上,而是在国会共和党人手上。

本周焦点还是美国选举结果和特朗普的动向,其它值得关注的包括联储副主席夸尔斯在参议院的佐证,美国核心CPI(预期环比0.1%)。欧元区确认第三季度GDP增长(环比12.7%),英国GDP(环比15.6%)。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本文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市场数据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