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搜索

  |   宏观经济

分类

  |   宏观经济

搜索

  • Increase text size
  • Decrease text size

拜登没有赢

截止美国东海岸时间11月5日早上5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合共取得了264票选举团票,加上可能性很大的内华达州6票,他跨过270票门槛的机会颇高。虽然邮寄选票点选需时,虽然对选举结果可能有争议甚至需要司法复核,笔者认为拜登当选为第46任美国总统的可能性很高。

然而,拜登是不是真的赢了?这次选举中美国社会经历了极端撕裂,上一次如此分裂发生在1860年,最终导致了南北战争。这种分裂恐怕不是新任总统发表演说,谈谈“这是美国民主的胜利、所有美国人的胜利”就可以消弭的。这是一场不同以往的总统选举。

更大的担心来自于美国国会。众所周知,美国是三权鼎立的国家,行政当局需要立法当局的配合才能有效执政。但是民主共和两党之争,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在国会内合作其实机会渺茫。选前华尔街曾经预判民主党同时拿下白宫和参众两院,将sweeping victory形容成蓝波(blue wave,蓝色为民主党颜色)。共和党在争夺最激烈的四个参议院席位中,丢掉两席保住两席,另外从民主党手上意外抢回一席,虽然最终结果尚未揭晓,共和党估计可以勉强保住参议院的多数席位。
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共和党掌控参议院,在笔者看来是拜登的梦魇。美国历史上很多时候都是两党在国会分庭抗礼的,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现在这样的无底线政治游戏,政治利益、党派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人民利益,党争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抗疫救济明明是国计民生之必须,却无法在两党中取得任何共识,双方都在玩把戏,为在选举中谋利。这个局面恐怕会在新一届国会继续,而且更加严重。

在瑞士信贷的中国投资者论坛上,笔者与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对谈。他在选举前对美国经济复苏持相对乐观态度,但是选举后看法大变,其核心观点就是拜登无法施政,党争胶着中财政政策无法发力。笔者问,“民主党曾经有过两万亿美元的救援方案,共和党也有过一万亿的方案,选举后取个中间数出台岂不利国利民?”克鲁格曼认为,”大选结束了,那些人连装都懒得再装了,凡是拜登的就反对。”

国会因为党争而瘫痪,美国政府因此无法施政,在奥马巴第二任就已经发生,反对党议员拦截了白宫几乎所有大的施政措施,无论措施本身合不合理,为反对而反对,奥巴马仍坐在总统的位子上,但是却成了跛脚鸭。与奥巴马那时不同的是,美国经济目前在极度困难的处境,不仅GDP数字差,不少消费者和企业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缺乏政府的支持破产潮随时可能大面积爆发。

笔者相信,拜登接手的是缺乏国会支持的烂摊子,却要处理火烧眉睫经济问题。如果没有大规模的财政支援迅速出台,美国经济很可能陷入二次衰退,即所谓的W型复苏模式。美国经济的任何问题,都是全世界的问题。

引用时代周刊的一句话作为结语,“拜登要管制的是特朗普世界”。

本文原载于经济通,作者陶冬,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副董事长,授权经客时代转载。本文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

  • 1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经客时代微信
  • 2 微信中搜索“econotimes”关注
  • 市场数据
wechat